中国地图出版社与共和国同行--我社发展历史的回顾

时间:2019-09-27 08:16 | 来源:nba投注网 | 作者:张武冰 | 点击:
尊敬的领导、同志们大家好!
  70年的砥砺前行,40年的改革开放,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迎来70年华诞,做为一个九秩晋一的老人,我经历了也见证了伟大祖国在中国共产党英明领导下,在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下,由“站起来”、“富起来”至“强起来”的光辉历程。抚今追昔,我深切地认识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振兴,就必须在历史前进的逻辑中前进,在时代发展的潮流中发展。历史深刻昭示,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定不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定不移走改革开放这条正确之路,强国之路,富民之路。
  我是中国地图出版社的退休职工,自1946年到上海学习地图编绘工作以来,直至2004年底正式离岗休息,与地图编绘事业结缘整整58年(其中包括因工作需要返聘16年)。地图编绘工作从659小笔尖纯手工操作发展到现今计算机制图,这一翻天覆地的变化,感到无比的神奇,令人赞叹不已。
  今天,我能有机会向同志们汇报58年中的编绘地图的经验和体会,感到非常荣幸。由于我年老体衰,思维能力减退,加之文化水平所限,讲不好,请大家多体谅。
  一、我是1946年末,到上海跟父叔们学习编绘地图。因父亲学习过测量,又在上海东方舆地学社参加过编制出版小比例尺地图工作十年的经验 ,由于父亲教得细致,我亦学得认真,不到半年,就能书写各种地图上的注记及描绘各种线划要素。
  当时全国仅有10多家地图编绘出版单位,如湖北省有武昌亚新地学社,上海有世界舆地学社、东方舆地学社、亚光舆地学社、上海舆地学社、大陆舆地学社、国光舆地学社、新中舆地学社、大众舆地学社、震球舆地学社、光华舆地学社、大中国图书局、华夏史地图表编纂社,北京有复兴舆地学社。其中比较著名的为前四家。其余各家规模小、人员少,而且大多数编绘工作者都是在工作中边干边学,增长才干。依靠勤劳智慧、刻苦钻研,经过长期手工操作的磨炼与严肃认真的工作态度相结合,锻炼出一批“专业知识丰富、技术水平较高”的优秀人才。他们手书精美秀丽的地图注记描绘各种类型的线划要素,一幅幅图稿如同一件件工艺品,形成中国绘图技术的独特风格。为中国地图出版事业的发展,留下了相当丰富的成果和大量的地图资料,积累了可贵的技术经验。结合地图制图学的理论指导和现代科技手段的广泛应用,使地图编绘出版事业,不断获得新的进步。
  新中国成立后,地图出版事业受到党和国家的重视。1950年9月,中国出版总署在北京召开全国第一届出版工作会议。地图出版行业代表有武昌亚新地学社邹新垓、上海世界舆地学社屠思聪、亚光舆地学社金擎宇三位代表参加了会,并向出版总署领导提出要求,希望地图出版工作应由国家来领导。总署领导指示,你们首先要把全国地图出版单位组织起来,运作成私私联营到私私合营,创造条件,争取公私合营。
  三位代表返沪后,立即召开全国私营地图出版单位会议,传达全国第一届出版工作会议精神和出版总署领导的指示。参加会议的单位共有14家,武昌有亚新、上海有世界、东方、亚光、上海、大陆、大众、国光、新中、震球、光华舆地学社,大中国图书局、华夏史地图表编纂社,北京有复兴舆地学社的负责人。经过学习讨论,一致拥护出版总署的指示,决定尽快组建私私联营,积极创造条件,争取早日实现公私合营。
  1951年12月,14家私营地图出版单位负责人,经过学习研究,提出初步意见,报请华东新闻出版局审批。
  1952年10月,华东新闻出版局核准正式在上海组成“地图联合出版社”,初步实行私私联营。具体做法是:各单位先抽出部分人员和资金参加联营工作,进一步深入筹备私私合营工作,同时保留原单位继续经营。
  1953年1月,经华东新闻出版局正式核准15家私私联营,“地图联合出版社”改组成私私合营“地图出版社”,这次是各家所有资金,全部成员彻底合并。地图出版事业从此在党的领导下走上了集体化道路,对此我内心感到无比高兴。元旦日怀着激动心情,步行到上海外滩麦加利银行大楼二楼《地图出版社》报到。上午召开全体成员开会,宣布组织机构,人事安排。公推邹新垓为社长、屠思聪、金擎宇为副社长,葛绥成任总编辑、金振宇为经理。我分配在中国地图编绘组,时仲华任组长,具体任务是编制合营后第一本中国地图册,重新设计,要求综合各家之长,精益求精,达到历史以来的最高水平。因为这样的图册,常年畅销不衰,是各家的全家宝,故领导特别重视。
  今天是上海、武汉、北京的地图编绘出版事业人员集中在一起,大家高兴的相互介绍、互相问好等等活动,大家热情洋溢在整个大楼之中。我深深感到在这大集体里共同生活,业务上相互学习,取长补短,达到共同提高这是多么的好啊!另一方面,业务技术的竞争也是必然的。没有竞争就不会有提高,我的短处,在于制图理论和外语知识,我要重点牢牢抓住,才能紧跟时代的前进,为党、为人民多做贡献。
  1954年6月,在出版总署给中央宣传部、文委党组“关于地图出版工作的报告”中指出:地图是党和政府向人民群众进行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教育的主要武器,也是国家进行经济建设和普及科学知识不可缺少的工具之一。随着经济建设和人民文化生活的提高,政府各部门和广大人民群众对地图的要求日益增多。要加快对私营地图出版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同年9月4日,出版总署党组召开扩大会议,专门讨论了新华地图社与私营地图出版社实行公私合营。合营后的方针任务及组织机构等问题。并决定派沈静芷为新华地图社代表,负责与上海的地图出版社谈判公私合营问题。
  1954年9月底,华东新闻出版局正式行文批准私营地图出版社公私合营,并入国营新华地图社。经过2个多月的紧张筹备,公私合营和并社工作顺利完成。
  1954年12月8日,在北京召开了第一次董事会。私方董事:邹新垓、屠思聪、金擎宇、肖大治;公方董事:金灿然、沈静芷、恽逸群;董事长:金灿然。
  会议通过了董事会暂行简则,社的方针任务、组织机构,提出了主要负责人名单:副社长沈静芷、副总编辑张思俊、曾世英、邹新垓、屠思聪、副经理金擎宇。
  第一次董事会会议决定,公私合营地图出版社1954年12月9日正式成立。合营后出版社均用“地图出版社”名义出版。
  领导关系:社受文化部出版事业管理局领导和管理。消息传到上海,京沪两地全体员工为全国地图编绘出版行业人员大会师,感到无比兴奋。
  1955年9月29日,文化部发出通知规定,为了保证地图的正确性,今后凡公开发行的地图均由地图出版社统一编绘出版,其他所有中央和地方的出版社,除书籍刊物中附印的简明地图外,一律不得再行编绘出版任何地图(包括单行本和挂图)。从此,全国地图出版工作仅此一家,深感我社既感光荣自豪,又感责任重大而艰巨。
  1956年3月底,上海办事处接到北京总社临时调令,要张武冰、陈志安、朱甦、洪根寿等8人,到北京参加1:300万中国人口挂图的编绘工作。我们当即赴京工作,由徐树楠同志负责安排指导,8月中旬顺利完成任务。沈静芷社长找我们谈话,首先表扬了我们很好地完成编绘任务。同时表示北京工作需要,要留我们在京工作。我们都表示服从组织安排,没有意见。不过这次是临时调京,我们没有长期留京工作的思想准备,因为各家都是上有老、下有小,需要回沪做必要的安排后,再来京工作。沈社长同意我们的要求,给我们10天时间回家安排。
  回沪后,先将上海办事处的工作,交待清楚,然后抓紧时间安排好家事,准时回到北京。我被安排在世界地图编绘室参加16开世界地图集总图(含分洲图)地形图编绘工作,和杨柏如同志一起在杜家楼2楼办公室工作。
  1956年7月,因地图出版事业的发展需要,从上海展览馆选调了26位讲解人员来北京参加工作,其中有10多人分配在各图室工作,由编辑指导作业,仍采用边做边学的传统方式进行工作。此后,又从西安调来中专40多人、每年还要从各高校招来毕业生,以及测绘学院专业毕业生来社参加地图编绘工作,加上原来参加各图室工作的编绘人员中,还有基本功没有过关的同志等情况,急需加强基本功集体培训和锻炼,才能更好地提高地图编绘人才,从根本上提高地图编绘质量。为此,张思俊总编在不同场合,都曾表示:不仅要组织好培养好一般技术干部,还要积极在编辑工作中,采用有目的地培养领导干部,采取师傅带徒弟的举措培养领导干部。由此可见,社的党政领导当时是多么迫切尽快培养出一批新干部的心情,以便更好、更快的发展地图事业。
出版社领导总编张思俊、副总编邹新垓、办公室主任胡佳瑾找我谈话,命我担任培训班主讲,负责日常的组织事务工作。由于我从来仅做具体工作,更没有讲过什么课,加之我长期又不善于言谈,对此感到很为难,压力太大,希望组织上另选他人。可是,总编说:这是组织上经过慎重考虑决定的,所谓讲课,不是要你讲什么大道理,而是要你在自己的实际工作中的编绘技术成果加以总结,传授给大家,另将自己工作中的经验教训,也告诉大家,引起他们的注意和改进,以确保成图质量。组织上相信你能讲好,要消除没有必要的思想顾虑,要解放思想,大胆工作,在工作中有什么困难,可直接找领导帮助解决。由于领导深入浅出的启发教育和热情鼓励,使我内心感激万分,我当即向领导表示,决不辜负党的培养和信任,保证尽自己最大努力完成好这一光荣使命。
  在我第一次讲课时,胡佳瑾同志首先介绍了我的情况,同时要求大家认真听讲,按照要求刻苦学习,争取早日成才,为祖国地图出版事业贡献力量。
  遵照领导的指示要求,将50年代我国手工编绘地图的实际情况,总结如下:供同志们学习参考。
  一、绘图笔尖的使用和注意事项
  1.我国使用的绘图笔尖有3种,最早来自英国的“659”笔尖,此后有日本生产的绘图笔尖,我国自制的绘图笔尖,但质量都不如英国。
  当时,绘图笔尖是我国制图的主要工具,无论是书写地图注记,还是描绘各种线划要素都离不开它。编绘地图的质量好与坏,又全靠我们掌握小笔尖的熟练程度,这就是我们编绘地图的基本功。所以,我们必须下苦功训练,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地图编绘工作者。
  2.在使用绘图笔尖时,要注意墨汁不宜太浓,否则不易下墨,但又不能太浠,浠了,墨色浅淡,照相后线划发虚、不实,会影响图面的清晰度。同时,作业时要注意笔尖要保持干净,所以要用小墨缸放上海绵,用少量的水泡上,有点湿度就可以,作业时要经常将笔尖在海绵上擦干净,以求字划光洁实在,确保成图质量。
  3.绘图笔尖在长期使用后,它的两片尖端处,不可避免的要有所损伤,尖端处往往会产生长短不一、粗细不匀,使用时,由于两片尖端不对称、线条会发毛、不光滑,或两片尖端处逐渐变平,所绘线条变粗,要及时用小油石进行修磨,直至使用自如,得心应手为止。
  二、地图上常用字体,主要有三种:
  1.宋体字的主要特征是横细竖粗、横平竖直、棱角分明。18种笔划,都有要求。
  2.等线字的主要特征是所有笔划都是等粗,象线一般,所以叫等线体。它的总体要求是横平竖直,笔端统一。但在书写中等、粗等时,所有横、竖、撇、捺、点、钩的端点处,都要略绘棱角,增强字的美感。
  3.仿宋字的特点是楷书笔法,笔锋显露,清秀挺拔,所有笔划偏细,总体笔划都属等粗,字的笔划两端,起笔、收笔都成棱角,大多为三角形,其中撇捺钩点等,起笔细、收笔粗,显得笔锋有力,清秀美观。
  以上是地图常用字体,还有一些变形字如:水系注记,一般用左斜宋,山峰用细长等,山脉注记一般用中等或粗等耸肩,平原用扁宋、高原用长宋等等。总之,具体应用则根据地图设计中的图式图例规定。
  汉字是中华民族的一门传统文化艺术,它的魅力在于横平竖直皆风骨,撇捺飞扬即血脉。它比起字母文字,汉字是唯一存活至今的象形文字了,也是古老东方的一个最神奇的秘密和强盛的奇迹。据统计中国有3230多汉字,从1划至36划,繁简如此悬殊,要写好地图上的注记绝非易事,既要对汉字的笔锋、结构和相互之间的配合,又要有过硬的小笔尖书写的基本功,两者缺一不可。有关地图注记书写方法、汉字结构的相互配合,以及线划要素的绘制要求等等,曾经在编绘地图基本功培训中有过详细的讲述,这里恕不重复。
  1958年中共中央召开八大二次会议决定,将重点领导全国开展工农业“大跃进”运动。会议根据毛主席的创议,通过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从此全国掀起轰轰烈烈的大跃进热潮。
  在大跃进的热潮中,我社好事、喜事不断,技术创新成果连连,全社职工欢天喜地,热血沸腾,工作积极性盛况空前之际,迎来中央决定,公私合营地图出版社由文化部领导转为国家测绘总局领导,使地图出版社向着专业化又迈开了一大步。领导关系转移后,社召开第三次董事会,出席会议的有:金灿然、白敏、沈静芷、张思俊、邹新垓、屠思聪、金擎宇、肖大治,列席会议的有陈外欧、曾世英等。由于领导关系的转移,与会者一致同意金灿然辞去董事长职务,由国家测绘总局白敏副局长担任本社董事长,并递补公方董事张思俊一人。
  1966年3月21日,国家测绘总局转发《国务院关于延长定息的通知》。据此通知及随后的有关文件精神,我社支付私方人员定息延长至本月底。自1954年12月9日正式成立的公私合营地图出版社,在党的英明领导下,于1966年9月底已经顺利完成了教育改造任务。从此,地图出版社成为了国营企业或称事业单位。
  国家大地图集编委会常委扩大会议决定,国家大地图集第一卷普通地图集的编制任务,交由地图出版社和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共同承担,编辑部设在地图出版社,张思俊任编辑部主任,陈述彭、刘德隆任副主任。
  国家测绘总局聘请苏联地图专家加蕾耶夫斯卡娅来社指导国家大地图集编图工作。据说此前,我国曾派代表去苏联征求大图集编图设计方案意见,苏联提出了合作方案。对此,周恩来批示: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设计编制。
  国家测绘总局又从总参测绘局调来一批制图专业方面的精兵能将如:肖德荣、任三元、胡中周、褚颖华、计维新等同志来社参加编绘工作。随即又从西安分局调40名中专毕业的绘图人员来社参加国家大地图集编绘工作,要求1959年初来京报到。
  自苏联地图专家加蕾耶夫斯卡娅来社指导国家大地图集的编辑工作的同时,也对我社传统习惯的编图方式方法,提出了一些改进意见。经社党委研究决定,要求编绘部门组织学习苏联制图理论,积极开展科学编图,正规作业。
  我曾先后初读过苏联制图专家、学者的著品,结合我的实际工作,确也受益匪浅。对苏联的制图生产和科学研究的经验与成就,也是从实际工作中来提高到理性认识,经过反复研究分析,不断总结,才把地球表面的各种元素系统地、科学而生动的描述得如此透彻,令人感到钦佩。
  我虽从事公开出版小比例尺地图编绘工作近20年,自叹仅在绘图技术方面,经过埋头苦干,获得了一点成绩,但在制图理论方面学习不够,今后还应加强。根据苏联制图专家的著作中,提到的有关主要编图要求,对照我社公开出版的小比例尺地图的传统编图方式方法,我认为在制图技术、要素综合、内容选取、作业程序等,也都有相似之处。当然,在编制国家级的精细图集时,就应有更高的编辑设计等要求。总之,我社编制的小比例尺地图种类繁多,应该因图制宜,不宜一刀切。
  我社在轰轰烈烈的大跃进中,坚持全心全意为读者服务的办社方针,设立了邮购部,为边远偏僻地区的读者提供方便。同时,又千方百计想在北京设立专营地图门市部,建立直接为读者服务和反馈读者需求的信息窗口。扩大各类地图的宣传和推广,从而弥补新华书店发行力量不足。为此,沈静芷社长亲自拜访了当时的东城区委书记,请求帮助和支持,另外,沈社长与文化部多个部门,都有不少交往,经过多方努力下,我社以崇内大街家属宿舍全部用房与王府井中国照相馆王府井130号职工宿舍用房对换,经过双方多次协商,才获同意。使北京寸土寸金的王府井这一黄金地段的二层小楼,经过约数月装修,修建成专营地图的门市部,楼上办公,楼下销售地图。于1959年3月8日全社很多同志前往祝贺,大家在鞭炮声、欢呼声中庆祝地图出版社门市部正式开业。
  遗憾的是好景不长,于1960年11月,被当做“资本主义经营方式”的帽子,将这一来之不易的宝贵房产,被无偿送人。这事至今人们谈及此事,惋惜不已。
  1959年,我社进口日本植字机一台,字版一套,使地图上的注记,从此完全脱离手工书写和用字模排贴地名的原始工作状态,开始进入电子化时代,大大提高地图编绘质量和工作效率。
  但是日制字版,当时,还不能完全满足我国地图和社会各界的需要,如:我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推行的简化字和部分偏旁类推字,约有1500多字,日制字版中还没有改写,汉字数量也不全,字版编排、字体结构、笔划粗细等等也需加以调整。
  为满足测绘地图事业蓬勃发展的需要,并充分发挥植字机在印制部门的技术作用,进一步提高地图的艺术性,彻底摆脱依靠进口过活的被动局面。国家测绘总局、总参测绘局和地图出版社曾多次召开专门协作会议,与会同志经过了充分的讨论,思想上已完全取得统一,但因时间紧,工量大,人力少的情况下,困难很多,但改制植字版却又成了当务之急。
  于是国家测绘总局、总参测绘局、地图出版社、八二一工厂、综合队负责人,决定组织起来,自力更生,自制植字版,并成立制作字版委员会。
  委员会成员有:国家测绘总局刘德隆处长、总参测绘局白万顺处长,地图出版社副总编辑、八二一工厂生产科科长刘敬全以及综合队的负责同志组成。在制作字版委员会领导下,组建字种工作组,附属国家大图集编辑管理。经制作字版委员会研究决定任命:
  张武冰为字种工作组组长、傅德、翁炽为副组长。按照制作字版委员会要求:字种工作组,首先要拟写制作字版工作计划,研究现有字种情况,制定工作方法,书写要求,人员分工,质量保证措施,完成计划日期等等。于1959年底前送请制作字版委员会审查通过后,才能正式工作。
  字版工作计划由张武冰拟写,于1959年12月20日送委员会审批,经委员讨论,一致同意后,年底正式下达了任务。这时,总参测绘局白万顺处长提出建议,要求字种工作组到总参测绘局工作,以便和八二一工厂的照相制版紧密配合,确保计划顺利完成。委员会同意了白处长的意见。
  于是由我负责和傅德、翁炽、郑关鋐、杨景雄、朱甦、计维新等9人到总参测绘局工作。受到白处长的热情接待,并安排好办公室以及日常工作生活等等,白处长自始至终主动热情,并亲自出马,为我们解决有关字模等工作,积极协助我们对外联系,使我们的工作开展得非常顺利,全组同志对此深表感激。
  自接受任务之后,全组首先是根据制作字版委员会的要求,将字版工作中的具体问题,进行充分的讨论,明确各项工作内容要求,落实到人。同时,明确组长分工负责如下:
  张武冰负责项目:1.拟写制作字版工作计划,送委员会审批;2.全组行政、业务管理,内外联系协作工作;3.制定书写方法和要求,试制缩小后的图面效果;4.补写的汉字写法要统一,结构要合理,最后质量检查;5.制定工量计划、进度,拟订保证措施。
  傅德、翁炽负责项目:1.字版编排;2.将必须增加、改写的字整理出来,以便计划写字;3.展绘标准蓝格版和有关应用工具;4.字版排贴、整饰等审校工作。
  有关照相、翻版、修版等下一阶段工作由鲁毅、张金钟、傅继良同志负责。
  自开始工作以来,大家明确分工,各负其责,同时,大家既相互关心,又紧密团结,在大跃进运动热潮中,“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指引下,解放思想、开通脑筋,在各项具体工作中,都有不同程度的改革和创新,通过苦干和巧干,协作单位的紧密配合,五套字版(宋体、仿宋、等线体细、中、粗三种)共计16140字在1960年3月底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全部工作计划。植字版制成后,不仅在测绘地图行业中受到好评,而且社会各界凡有日本植字机的单位,也到我社购买使用。这既为国争了光,又为我社创造了社会、经济效益。植字版在全国评比中,荣获国家科技一等奖。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决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对外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对内逐步实现市场经济管理。为此,国家测绘总局提倡地方发展地图出版工作后,全国先后成立了8个专业地图出版社,还有不少非专业地图单位,也公开出版地图,促使地图市场竞争更加激烈。我社独家经营,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张学良社长在总结1988年工作时,紧急动员,号召全社职工,特别是编绘工作人员,要居安思危,解放思想,大胆创新,积极投入市场竞争,为社争光。
  当时,我虽花甲之年,但积极主动响应社党委、社领导班子的号召,绝不甘落后,立即从思想上、行动上投入到创新地图品种上来。经过反复思考,我突然心血来潮,想起我社数十年来,在实用参考地图中销售量最大的图种“中国地图册”深受广大读者欢迎,被我社命名为拳头品种,又称全家宝。我曾两次参加编绘过的图册,对此图也很有感情。但随着社会发展,特别是我国对外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建设突飞猛进,人民生活普遍提高,单一的政区图册,已难满足人民文化日益增长的需要。为此,我想要打破数十年来一贯制的全家宝,将其改编成一本多功能的地图册。
  根据我从事地图事业几十年的经验,分析研究“中国地图册”确有更新换代之必要,才能在当今地图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因此,我开始在原有基础上,深入细致进行创新第二个版本的工作。由于我当时还肩负我社大部分重版地图的验收、签发付印工作,担子很重,而且必须按计划发稿,以保全社任务的完成。创新地图的工作,只有放在业余时间进行。其中变化较大的是:
  1.将图文并茂,改成以图为主、文字为辅,就是要精简文字、增加地图;
  2.充分利用图面有效面积,尽量减少重复面,争取让读者获得更多有实用价值的内容;
  3.序图拟增加民族、气候、交通、土特产、工艺品等图幅;
  4.省、市、区图上,加红点、红注记表示名胜古迹;蓝点、蓝圈符号表示自然保护区;用大蓝表示通航河道、港口、码头。
  5.用最新的公路资料全面核改公路,增强地图的现势性,分二级表示。
  6.根据我国外交政策,加强沿海经济协作区和经济特区的表示。
  7.所有图幅,包括城市、名胜古迹、旅游景点等等都要有文字配合,以示图文并茂的传统习惯,以利广大读者需要。
  8.图名暂定为“最新实用中国地图册”。
  1989年初,我将全图册的大小图幅位置,用透明纸绘成设计样本,连同编辑设计书,送请总编辑审批。
  1991年《最新实用中国地图册》问世以后,深受广大读者欢迎和社会各界好评。12年来重版32次,共计印数366万多册。出版不久。很多读者和我社离退休同志纷纷来电来信,向我们表示祝贺图册创新成功。新闻出版总署和全国出版工作者协会推荐为全国畅销图书,又被新华书店、读者和有关专家评审,推荐为家庭书架百种优秀读物之一,第六届全国图书金钥匙奖优胜奖。在海外也有好评,亦被评为畅销图书。则在我社参考地图中和当今同类地图产品不断增加的市场竞争中,显得难能可贵。既获得良好的两个效益,又提高了我社的声誉,赢得了广大读者的信任,可以说为社争得了荣誉。
  1997年中共中央号召,要大力开发中国西北部地区。联想近十年编制的新编实用中国地图册,虽然社会各界一致赞好,但底图资料较旧。当时,我国西北部资料更缺,与我国中东部相差甚远,拟乘此机会能搜集资料加以补充,紧跟我国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尽可能争取全国省市区取得平衡。
  我们这次新编新世纪中国地图册是在分析、研究我社出版的《最新实用中国地图册》的基础上进行总结,从中吸取精华、克服美中不足之处,在整体上提高地图的使用价值、内容表现形式上力求有所创新,并结合当今地图市场同类地图作品的优点,广泛听取读者意见进行编写设计书,送请总编会讨论审议通过,并同意由编辑部组织人力,指定由我负责设计来完成。
  承中世中心周敏同志大力支持,99年初,派来张红、邸香坪同志来协助工作,并按照我的设计样本,搜集资料,完善版面设计。我提出要在搜集资料的基础上,进行编辑在选取草图和更新资料批定稿后,再发有关单位制作。由于中世中心抽不出人来,要先制图,后审校,使生产程序倒置,给后来工作带来不良后果。因为我是返聘人员,无权干预中心的生产安排。
  待各类地图陆续出来的喷墨样一看,各种问题太多。为此,我同张红、邸香坪三人,分别在99年6月、11月、2000年2月三次去山西审稿。我深感任务的艰难,每次到旅馆首先安排写字台,准备审批工作。可怜年过古稀老人。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室内没有阳光就用台灯照明坚持工作。近2年的时间里,可以说我没有双休日、节假日,全部精力投入在这本图册之中。这些情况张、邸二人可以作证、我的家人可以作证、我的全部批样可以作证。当时压力之大,难以言表。同时给山西制图单位增加了反反复复的修改,所增加的工作量,无法统计。他们之所以不厌其烦的反复修改,是由于我们的工作认真,技艺过人,感动了整个山西制图单位。他们从上到下,一片赞扬之声。他们说“老人批样如此认真,写字这样清楚,看批样如同艺术欣赏,不好好修改对不起老人认真的工作态度”。他们的领导也说“看了老同志的批样,深受感动,这种认真细致的工作态度,对我们是一次生动的教育,修改再多、再难,我们也一定把它改好,就是亏本也要很好地完成任务,直到你们满意为止”。鉴于有了这样的制图思想基础,才加强了我们完成任务的信心。很多工作是在那里边做边实验,方才达到现在这样好的效果。我至今对山西省地图编辑部全体成员的辛苦成果对我社地图制作的大力支持,难以忘怀。在这里我向他们表示衷心感谢。对张红、邸香坪两位配合我做了很多工作。在外出期间,对我工作、生活的照顾,也是我终生难以忘怀的,特此表示敬意和感谢。
  2001年《新世纪中国地图册》公开出版,深受广大群众欢迎,一年五次印刷,印数达9万册之多。2003年在我社《地图》杂志读者票选中获得读者一致推荐的《新世纪中国地图册》读者评价:开本小,兼具中国分省地图、城市地图的多种功能、内容多、实用性强,图面好,可读性强,是广大地理爱好者的必备图书。此外。使整个景区重点突出,新颖美观,地图和文字的编排方式均以省市区为主体,综合成一个有机整体,便于阅读和图文对照。《新世纪中国地图册》的内容选取适宜,内容多而不乱,各种符号和线划要素配合协调,制作精细,注记排列整齐,清晰易都,取得了良好的图面效果。
  建社半个多世纪以来,尚未设计编制世界地形挂图,使参考挂图系列留下一个非常遗憾的空白,也是我国地图事业中的空白。在当前地图市场竞争中,由于挂图不配套,也给我社的社会、经济两个效益带来一定影响。
  多年来社会不少同志关心过这个选题,甚至曾着手进行过这方面的工作,但因难度太大而没能实现这一良好的愿望。分析其中最主要的难度是不同投影变形太大,转换嵌贴很难而搁置。据了解计算机在投影转换方面也有很大难度,已有的世界地图数据库系指美制1:100万航图,但该图的等高线为英制,与我国现行米制等高线换算较困难。
  鉴于以前情况,我们拜访了方炳炎等有关专家,征求编制世界地形图的作业方案,目的在于综合各方面的意见和总结以往的经验教训。由张武冰、李绍明、朱大仁进行深入分析研究,总觉得难度虽然很大,但绝不能因此放弃这一有价值、有意义的选题。我们认为只要有决心,有领导的关心和同志们的支持,任何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前一阶段,大家空谈了近两年,还是没有什么进展。我想一定要脚踏实地、苦干加巧干才行。
  一.首先尽快把世界地形系列挂图的制作方案定下来,现根据大多数人的意见,都倾向于在现有世界政区挂图做底图,采用我国传统的网格转绘等高、等深线和其他主要地形要素及政区方面的重要要素。然后通过计算机制作成图,深信用传统的网格法转绘和现代计算机制图相结合的制作方法,是完成这一选题的可靠保证。
  二.计划先订五种世界地形图(九全张、双全张),视放大、缩小的效果,再订后面的三种。
  三.搜集适合九全、双全的基本资料、转绘等高线、等深线,搞好资料配置图。
  四.统一图式图例、规定注记排列方法,图面内容选取,以突出地形为主。
  五.计划工天和完成日期,初步估计,双全世界地形网格转绘面积约一平方米,需500天左右。以上的具体工作,大都是我做的。
  六.全图大体分工是:
  1.地形转绘由地图出版社离退休科技工作者协会负责。将等高线、等深线转绘在原世界政区图上,经审校无误后,打套合样3张。
  2.将打好的3张给张武冰1张做综合选取内容草图,然后再打3张完整的草样。
  3.将2张完整的草样,于2001年送编辑部、中世中心负责计算机制作成图。

  各位领导、同志们:
  我与新中国地图事业紧密相连的历史,也是我在党组织的教育领导下不断成长的过程。我个人的作用是渺小的,但我为能将自己的毕生精力奉献给了中国地图出版事业而感到无比的欣慰和自豪。我坚信,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在自然资源部党组正确领导下,在一代又一代地图人继续努力下,我们的地图出版事业必将开创高质发展新局面,nba投注网必将开创新的时代辉煌!
                                       
 
nba投注网 张武冰 
2019年7月12日















 
 

(责任编辑:小周)
------分隔线----------------------------

首页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集团邮箱 |

Copyright © 中国地图出版社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30716号-1 网出证京字第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8235号